当前位置 -> 首页 -> 警察风采 -> 先进人物
先进人物
我的选择
发布时间:2017年08月03日 来源:凌源三监狱

 

  作为一名血透室护士,我们接触着一群看似平常却又极其特殊的尿毒症患者。常年与冰冷的机器相伴,给他们带来的不只是生理上的痛苦和经济上的压力,心理负担更是不言而喻。他们活着,满怀着对生命的渴望,他们绝望着,因为治愈的希望渺茫,他们恐惧着,因为死亡随时可能降临。许多绝望的患者将愤怒施加于我们,恶语相向,甚至拒绝治疗。曾几何时,年少气盛的我无法理解为什么有的患者那么难以沟通,又那么不可理喻。 

  201211月的一个上午,电话铃声响起,一名患者家属告知他父亲今天的治疗取消。我惊讶地问:为什么?良久的沉默之后,传来哽咽的声音:我父亲,他去世了那是我遇到的第一个离世的患者,三天前治疗结束时他还微笑着与我们挥手道别,而此刻他却不在了。那一刻我真切地感受到死亡与他们是如此的接近,才理解了他们恐惧。或许他们只是用暴躁与愤怒来掩饰内心的不安与惶恐,给压抑着的恐惧一个可以释放的通道。 

  20132月,来了一名新患者,一个27岁的漂亮姑娘。当时她内瘘成熟尚不完善,血管条件不好,关键是她不肯配合治疗,暴躁激动对我们充满敌意,无论如何安抚,都无济于事。血透穿刺针又粗又长,当第五针穿刺失败后,她突然安静了,躺在那里默默地流泪,眼里满满的都是绝望。终于第六针穿刺成功,透析得以正常进行后来她说:我知道当时是我无理取闹,可我真的没有想要针对谁或者为难谁,我就只是害怕,我对这种病一无所知,唯一了解的就是它可能无法治愈。我不知道我还能活多久,以后会怎样,甚至不知道我还有没有明天。是啊,我的确无法体会活在死亡阴影下的恐惧。望着她27岁的脸庞,本该青春洋溢,本该幸福飞扬,而她的脸上却只有不安与无助。都说哀莫大于心死,如果身体的病痛尚可忍受,那么内心的恐慌又该如何安放? 

  我终于意识到,面对一个特殊的病患群体,我们要做的不只是尽己所能减轻他们的病痛,还要有一颗感同身受的心,常常抚慰他们内心的惶恐,帮助他们重拾战胜病魔的勇气。毕竟,只有活着,才有无限的可能不是吗?况且,疾病面前,他们从来都不是一个人,我们始终一路同行! 

  生命之重,重于千斤!救死扶伤,精诚大医!我骄傲,我选择成为一名医务工作者,让一个个绝望的患者在这里重扬希望的风帆,我自豪,我坚定地走在救死扶伤的路上,为每一名走向生命远方的患者送去鲜花和掌声。除人类之病痛,助健康之完美,是我的选择,更是每一名医务工作者应有的责任与担当! 

王雪莲 

打印本页】【关闭窗口  
 
【附件下载】
【相关新闻】